今年5月1日,日本皇太子德仁亲王即位为天皇,开启令和时代。而自2003年宣布因适应障碍进入长期疗养后,鲜少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雅子皇太子妃也开始承担起皇后的重任,频频出席公众活动。

5月4日,14万人在皇居参加新天皇即位后首次一般参贺

5月8日,雅子身着繁重的传统和服参与即位相关的宫中祭祀之一「期日奉告の儀」

5月22日,雅子参加全国红十字年度大会,这是她成为皇后之后首次单独完成公务

6月2日,出席全国植树节纪念活动并访问爱知县

此前,不少人质疑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的雅子能否尽到皇后的义务。而如今日本媒体也不得不承认“进入令和后,雅子皇后非常积极地承担起公务,一言一行充满自信。”

特别是在五月底美国总统访日期间,天皇夫妇直接用英语问候特朗普及其夫人并和他们交谈的画面受到人们热议。#通訳なし(翻译下岗)更是一度成为推特热搜。

虽然也有一部分对于如此场合使用英语是否恰当的议论。但更多日本网友对新天皇夫妇沉稳大气的国际派作风表示赞赏。

更有了解雅子皇后过往经历的网友表达自己的祝愿。

人在觉得自己被别人需要的时候,能感受到活着的意义。

我想,如今的雅子皇后因为能在外交活动上有所作为,一定也深感自己活得有价值。衷心希望雅子皇后能治好心病,恢复健康。

雅子皇后是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回国又考入东京大学法学部,同年通过外交官考试,于是从东大中退进入外务省工作。工作期间被公派到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深造。名副其实的学霸。而更厉害的是,她一家子都是学霸。

右一为雅子,她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

雅子父亲毕业于东京大学,后取得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是做到事务次官的外务省顶级官僚,担任过驻美公使、驻苏联公使及驻联合国代表。母亲则出自名门,毕业于庆应大学。

比雅子小三岁的双胞胎妹妹一个叫“礼子”,一个叫“节子”,这一家子四位女性的名字连起来就是“优雅礼节”(雅子母亲名为优美子)。

礼子和节子出生后恰逢父亲工作调动频繁的阶段。她们出生在瑞士,在美国读完幼儿园,之后和姐姐雅子一样回到日本读到高中毕业。

之后,姐姐礼子随父母到巴黎第一大学留学一年,回国后进入庆应大学政治系就读。毕业后又前往瑞士日内瓦大学深造。作为国际公务员先后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联合国本部工作。曾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日事务所副代表。

而妹妹节子则毕业于东京大学欧美文学系。在本田技研工业北美部工作两年后,因为对人种和文化摩擦问题产生兴趣,再次进入东京大学学习人类学。毕业后,又到哈佛大学深造,拿下人类学博士学位。现在是福知山公立大学的教授。

很多人为雅子皇后感到惋惜,看着她被困在宫廷,日日为没能生下男性继承人而苦恼。想着她是否会后悔,自己也曾有机会像妹妹们一样在各自领域里有所成就,用才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婚后近九年,终于生下爱子公主出现在记者见面会上的雅子险些落泪

其实雅子皇后的经历能引发那么多人的感慨,可能恰恰是因为她的困境是如今许多对生活感到迷茫的女性象征。

女性要在职场上受到尊重,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努力。与此同时,生养孩子的大部分压力与责任仍由女性承担。既要实现自我价值,又要承担起“为人妻为人母”的责任。越是追求完美的人,越容易把自己逼死。

雅子在去年银婚纪念时说“这25年来,困难的时候和殿下及爱子互相扶持,高兴的时候一同分享喜悦。能够拥有这样的家庭,我觉得非常幸福和感谢。”

如今,家人的陪伴下,逐渐走出过去的阴霾,雅子皇后站上了新的舞台。让我们和她一同期待未来的变化。正像她说的那样“伴随时代发展,如今社会中家庭的形式越发多样化。我衷心希望这个社会能让各种不同的家庭都获得幸福,让孩子们都能相信着自己的可能性成长起来。”

本文为日语网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日本太子妃的故事:从精英外交官到婚后抑郁16年

天皇的爱情故事:选择“死后不同葬”的60年婚姻背后是这些残酷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