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绯红女主角·喜美子由户田惠梨香饰演,讲述了每周播出中印象深刻的场景和故事。

对能说痛苦的恋爱「有趣啊」的喜美子钦佩

blog_heroinel_vol06_01.jpg

酒田圭介(沟端淳平)的恋爱对象·泉田亚纪子(佐津川爱美)在喜美子要拿出饭团时说“讨厌豆沙馅”,想沏茶时又说“虽然可以换咖啡”,把喜美子视为竞争对手。此后,被庵堂ちや子(水野美纪)说了,第一次知道自己与圭介恋爱的喜美子,一边承认对亚纪子的复杂感情,即使是难过的恋爱「有趣啊」也积极地捉住。

blog_heroinel_vol06_02.jpg

“关于亚纪子,我自己也觉得‘要扔飞了’(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喜美子来说,她是第一次存在。如果只是普通的恋爱,可能会很辛苦,但是包括觉得胸口难受在内,喜美子会说“很有趣啊”。我感觉她是一个真正懂得如何享受人生的孩子。即使察觉到圭介的心意,也未能将其传达给圭介,一直作为妹妹应援的喜美子的身姿,真的给人一种悲哀、淡淡的恋情”

明明说过“喜欢荒木庄呀,喜欢喜美呀”

blog_heroinel_vol06_03.jpg

对于圭介无论如何都和喜美子商量的事感到嫉妒的亚纪子,说出了希望她离开荒木庄。非常喜欢荒木庄的圭介无法战胜亚纪子,决心离开荒木庄。圭介离开荒木庄的时候,对喜美子做的饭团说“很高兴,但是已经满手了”拒绝了。

“在现场和演员们说了‘有这么多包,能放进饭团里吧’(笑),没有这样做的话,圭介先生会因为拿着饭团去而伤害亚纪子。这样啊。也就是说,比起喜美子的心情,亚纪子的心情更优先。喜美子在瞬间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作为我个人,也想起了‘喜欢荒木庄呀,喜欢喜美呀’这样的话,觉得很遗憾(笑)”

从知屋子那里得到签名会的通知书的喜美子去见代表日本的艺术家乔治富士川(西川贵教)。

西川贵教的存在感和乔治富士川的存在感联系在一起



与西川先生到现在为止没有认识,是首次共同演出。摄影前,在待机地说话的时候,他说道:“虽然舞台剧很流行,但是好久没有出演连续剧了,所以非常紧张。”但是,一旦开始拍摄,说着很紧张,这不是骗人的吗,看上去好像已经开放了。西川先生自身所持有的存在感和乔治富士川的存在感联系在一起,我觉得他是个让人心情舒畅的艺术家”

和佐藤隆太的第一个镜头!?

blog_heroinel_vol06_05.jpg

在富士川的签名会上,喜美子与草间宗一郎(佐藤隆太饰)时隔8年再会。听说草间一直在找的太太还活着,而且在离荒木庄很近的商业街和别的男人一起做餐厅。喜美子推着草间没被夫人搭话的后背,一起去了夫人的食堂。草间把离婚申请书放在桌子上,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店。

“我饰演喜美子之后,和草间小姐见面,实际上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和佐藤先生共演了好几次,因为很了解佐藤先生,所以陷入了距离感很困难的不可思议的感觉。经历了恋爱,开始明白女人心的喜美子,与从10岁开始就没有见过的憧憬的"男性"再会的时候,那个憧憬会变成怎样的心情,无法抓住。但是,在演出的过程中,明白了对喜美子来说草间桑真的是心灵的支柱。

看着父亲(北村一辉)和母亲(富田靖子)的喜美子,我想如果结婚的话,就能一直在一起,但是从草间和夫人那里学到了“持续牵手是很难的”。喜美子,是能说出自己的考虑和疑问的孩子,不过,此次什么都没说。我想对喜美子来说,也有不能说出的事,是所说的新的注意和变化。

blog_heroinel_vol06_06.jpg

和佐藤先生有缘,从17岁左右就开始和佐藤先生一起工作,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角色和鲁莽的角色的印象。但是,这次登场的时候,特别精神上受打击,佐藤先生饰演的草间先生看起来心一下子就断了,这让我很吃惊。一想到佐藤先生自身也许隐藏着某些类似影子的部分,我就觉得他是一位非常意味深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