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成人仪式前,来到外祖父·冈田和夫家的大野萌(由其外祖父·冈田和夫提供)

photo

  位于京都市伏见区的“京都动画”(Kyoto Animation,通称京阿尼)第1工作室发生了遭遇纵火,造成34人死亡的事件。至今仍有多人,在不明自己家人及友人安危的情况下,不安地度日。

  其中的1人,便是大野萌(21岁)的姐姐大野枫(22岁)。她通过社交网络(SNS)的信息接受了《朝日新闻》的采访,写下了对妹妹的思念。

  《早上说着我出门了,便和往常一样精神地走了出去。房间、穿过的睡衣及要洗的衣物都还留在那儿。”

  但是没有回来。

  妹妹没有回来。

  她的面孔、表情、声音及说话的方式,所有的所有我们全家人都鲜明地记着。

  正因为如此,太没有真实感了,已经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都不知道。

  3个家人(的心里)裂开了1个空洞。

  (我们)1家4口比其他家庭的关系都好了太多,相应的,裂开的空洞也太大了。

  对父母来说,(妹妹)是让他们骄傲的孩子、最喜欢的孩子;对我来说,也是让我骄傲的妹妹、最好的妹妹,眼泪已经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们的眼泪都止不住。》

  《从那天开始一直一直只说妹妹的事。一直(说着)萌曾经那样、曾经这样。

  妹妹比别人更加温柔,比起自己的事情,会优先为别人(做事)。是个大家都会说她‘好孩子好孩子’的人,是个非常温柔的女孩。》

  大野萌于2018年入职京阿尼。她对动画工作所付出的努力,一直被姐姐大野枫在最近的地方看在眼里。

  《刚进公司的时候,(妹妹)因自己从来没有上过美术学校所以完全(不行),而似乎被斥责过。因此,她比别人加倍努力地画画,每天每天都在睡前画画,十分努力。

  不管做了多少努力,即使受到家人的夸赞,她仍会说(自己)还不行。》

  2人“既是姐妹、也是如同朋友般最(亲近)的存在”。

  《我想告诉更多的人,我的妹妹、大野萌是1个好人,是1个努力而且实现了梦想的人。一直都非常受家人及身边人的喜爱。》